民族文化网-民族论坛-56民族论坛-民族社区

搜索
快捷导航
查看: 11123|回复: 0

[随笔]怀化学院写作

[复制链接]

16

主题

93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ns3337986 发表于 2009-9-20 21: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作的苦与乐   十七岁那年,我师范毕业 。初涉人世的我就像一朵热烈绽放的迎春花,清新绚丽,纯洁无瑕。那时候,我根本不懂“毕业”的含义,更没想过“毕业”会面对怎样的人生。  那个暑假,阴雨绵绵,呆在家里的我百无聊赖地等候分配的消息。终于有一天,通知到了,一张白纸赫然印着几行铅字:“邓筱菊老师前往木溪学校报到。”  就这样,我来到了远离家乡六十里的木溪小学。这所小学座落在一个荒凉的山沟中,四周环绕的是光秃秃的山,山下星星点点地散布着低矮的草房。物质生活的贫乏使那儿男女老少都面带菜色,神情麻木。他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年复一年地为生计操劳奔波,对周围的一切不闻不问。谁也不曾注意到山村来了一个年轻的女教师,更不曾有人去关注她的生活  为了打发这孤寂的日子,我开始了我的写作生涯。  一开头,我写诗。在此之前,我自以为看过几个诗人的诗,如舒婷的《致橡树》〉,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心里想,写诗,那还不是小菜一碟,“轻轻的一挥手”,谁不会呀?岂料一动笔,那个难呀!真是“写诗难,写诗难,难于上青天。”当时我所住的房间正对着一个山峰,那山峰整日里云雾缭绕,景象很是迷人。我很想把这迷人的景象用自己的笔描画下来,可是下笔总不成文。“远远的山峰呀!云雾缭绕呀!多么好看呀!”瞧,这就是我写的“诗”。我自知写得不好,羞于拿给人看,但是关着门继续写,搜肠刮肚地拼凑语言。慢慢地,好像出了点感觉;慢慢地,也开始琢摩诗的音韵和意境了。  诗是写了,自然算不上好,我有又另辟蹊径,写  小说。那阵子真是兴奋,整日里哼着歌,做着作家梦。写什么呢?爱情小说最受欢迎,我也“爱情”一下吧。我打算写一本以自己为模特的爱情小说。可是那时还没有实践过,怎么办呢?有了,拿几本琼瑶的书来,案头一摆,模仿着写俊男靓女。可是郎才女貌虽然俗套,却不是每个人都能编出来的。那人物呀,情节呀,硬是写不下去。写了几天,真是稀里糊涂,不知所云。自知不是那块料,可终不甘心,写写停停,停停写写,始终不肯罢休。  写了诗,又写小说,以后又接着写随笔,杂文,什么都想些,什么都写不好。我彻底明白了写作的艰难,概括起来,一个字:苦。是啊,怎么不苦呢?苦思冥想,想之不到;苦心摸索,索之不得:苦苦探求,求之不遇。正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啊。我“躬行”的结果,是饱尝了苦头。可是这种苦啊,就像热恋的情人饱受相思之苦一样,尽管苦,却让人乐此不疲,欲罢不能。为什么?因为苦中有乐,其乐无穷啊!  我在那偏僻的山村呆了三年。感谢写作,把我灰暗单调的生活点缀得如此绚丽多彩。如果没有写作,我能活得那么充实丰盈,津津有味吗?也许有人会说,你的写作既未获得成功,何乐之有呢?非也,非也。写作的乐趣在其创作过程中,而不在其结果。当我为某个词语查阅资料,苦苦琢磨,最后终于推敲到最佳词句时,那份快乐真是难以言喻:当我为某个章节困惑不安,难以下笔,而忽然灵感突至,文思泉涌,那份快乐真是无以复加:当我朗诵自己的作品,沉浸在作品的氛围中时,那份快乐真是充溢满怀。我庆幸,因为写作,我得以一直保持心灵的纯净;我庆幸,因为写作,我对未来始终充满希望,而没有陷入颓唐的沼泽。  时光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转眼间十年过去了,这十年间,我遭遇过许多挫折,许多困苦,但是写作始终像一名忠实的朋友伴我同行,促我自省,催我奋发。尽管我深受写作之苦,但我至今不悔,还是心甘情愿地做写作的囚徒。我深信,只要我不畏艰险,矢志探索,总有一天,我会采撷到文学这个智慧之谷的奇花异草。是啊!“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写作如此,人生亦如此。         <center></center><center>作者:刘园 回复日期:2008-5-31 19:33:43 </center>                       天使散天涯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一直守护他/她的天使,这个天使如果觉得你的生活太过悲哀,你的心情太过难过,那么他就会化身成为你身边的某一个人,也许是你的朋友,也许地你的恋人,也许是你的父母,也许是你仅仅见过一面的陌生人。这些人安静地出现在你的生命里,陪你度过一小段快乐的时光,然后他/她再不动声色地离开。      这是一个关于天使的故事。      你还记得吗?那时的阳光温暖透明,那时的微风和煦醉人,空气清新的没有一丝杂质。我们因为同桌而相识相知。在后来那漫长而短暂的三年光阴里,是你陪我度过的。我们形影不离,我们不离不弃,也许最亲密的情侣还没有我们亲密。除了各自在家的时间,我们天天在一起。那时候,我们聊什么来着,从早聊到晚?隐约记得,我比你分数高一点,你会眼红。老师跟人亲近一点,我也会妒忌。呵,你那死鱼眼睛,我还清楚记得呢,你会记得我什么模样?你还好吗?你现在在哪呢?我们彼此散落在了天涯。   那一排高大粗壮的梧桐树,是我曾经最珍贵的记忆。梧桐花开时,我曾经近距离地触碰过你温柔的呼吸;梧桐叶茂时,我曾经认真地捕捉过你暴雨冲刷后泥土般芳香的气味;梧桐叶落时,我错过了你,还有你的影像,致使后来回忆你也没有证据。我以为梧桐树会记得的,可是现在梧桐树也苍老了,消失了。你说我最可爱,你说我也可以撑起一片天。你的笑容灿烂如花,你的眼神明若星辰。后来,你也离开了,消失得无影无踪。安静地出现,不动声色地离开。有时候,我想回去找你。那俊美的身影,令人迷醉的笑意,真的随风而去了吗?找也找不到你。        那个女孩,教会我成长        那个男孩,教会我爱        他们曾经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然后又消失不见        可是,我不相信他们是天使        他们是世间最普通的女孩和男孩        所以,我就一直这么站在梧桐树下等待着        因为我相信,他们总有一天会回来      你是我生命的过客,我是你生命的擦肩。我记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不然怎么会熟悉。是在公交车上吧?那天,秋日的暖阳洒了一地。窗外你挺拔的身影被揉碎在温暖的秋阳里,然后折射进我的眼睛。我们还会发生故事的,可竟想不到故事这么短暂,短暂得我还没从中醒过来。如果有一天,我们相遇了,你不会认出我是谁,我也不会告诉你我是谁。是你教给我的,人生会有很多过客,对于聚离别散,不必太在意。   因为有天使的出现,人生就有了幸福的回忆。   天使会出现,但也会离开。   他们去了哪里?他们生活在怎样的国度?   在某年某月某天,我终于看见,女孩伴着真挚,男孩牵着幸福。   我终于相信,他们散落在天涯的某一个角落,但安静而快乐地活着   <center>作者:谷之韵 回复日期:2008-5-31 19:36:15 </center>  好纯洁的文字,就像你的人一样,我很喜欢!<center>作者:何宇峰 回复日期:2008-5-31 19:39:00 </center>             放逐是一场凄美的旅行     总盼望着有那么一天,可以背上行囊,踏着青春的步伐,独自去旅行,就这么一直走下去,永不停息......     莫名其妙的伤悲, 以为那只是上帝开玩笑无意间留下的,总有一天它会带向另一个国度,天真的以为痛苦在我的心里,不会向幸福那样长久的停驻,这是神赐予我的一种天赋,是它眷顾我们的一种标志.可每当独自一人在孤独中倾听心底的声音时,只能更添几分哀伤.     残阳如血,黄昏如绸.     空气在沉闷的氛围中变的压抑,苦涩的味道充满肌肤的每个细胞.撕心的疼痛让人想到的微只有逃离.只有放逐,找到一方泽土获得灵魂深处的眷顾.     追随最后一末光辉.     黄昏的铁轨与平常没什么不同,只是多了个沿途看风景的人.列车经过的瞬间,飞飞扬扬的尘埃,落在那洗的泛白的帆布鞋上,发丝飞舞,乱了心情.仰望天空,铅灰色的云,夕阳照不透.    远处的田野里,有人在暮色里挥舞着锄头,弓着腰争抢那快逝去的光阴.为了五彩的梦,播下希望的种.而此刻,蔚蓝远去,宽阔远去,多少离和别伴着影子走.多少笑和泪无语黄昏后.多少风和雨独自一个人走。多少苦和累默默一个人受.一切沉默只为一个理由:放逐,一场凄美的旅行.     放逐是黄昏里突然腾飞的鸽子,它们说过会回来的,可是却从来没有回来过,大雨滂沱,世界开始渺小,空气里唯一剩下的的是它们振翅高飞的刹那间留下的羽毛,成为人间光芒的传说.     放逐是那年的夏天,那个唯一的夏天,空气中充满了橘子汽水的味道.那一年,你,你们和我都说过同样的一句话,我们说,从来都没有觉得,流浪远来可以这么高尚的.     放逐是曾经的梦想,曾经以为不会再去期盼,不会再去追求,可是,每次看到别人成功后脸上洋溢的笑,心里就会涌起时光被埋葬是被翻涌的尘埃,一瞬间卷过心房每个角落.     放逐是曾经的那张车票,忘记的是谁买的,只是有人在车的瞬间,从口袋里掏出零碎的钱,在低头和抬头的瞬间里,夏日里很多的热气就这样从身边奔过去,什么时光啊人生啊理想啊大学啊一切都像闷热的暑气,从身边流过,如同海风,谁也没有去理会.      放逐是一场凄美的旅行,凄美是因为再回不到从前了,那些因为无法讲述的原因,而硬生生地被断在空气里的话语,张开的口闭不上,其实谁都知道,彼此没有说出的那句是什么,可谁 都不肯对对方说出:“你走了我会想你”。月台渐次灰暗,欢乐人潮散去,谁来温暖这寂寞的空间。      放逐.......               怀化学院中文系 07级汉语言4班陈爱萍  <center>作者:谷之韵 回复日期:2008-5-31 19:41:38 </center>  歌魂》简介  类别:长篇小说  字数:20万字  题材:校园励志爱情  特点:  1,题材新颖,思想健康,主张宽容和道德自我完善,符合“和谐社会”的主旋律。  2,风格独特,用朴素,清新的文字传达一种全“新”的价值观:对感情(爱情和友情)和艺术的忠诚,呼唤道德自律,呼唤回归传统。契合当代中国广大人民群众对传统美德的怀念和追求。  3,情节曲折,人物鲜明。故事以女主人公的成长为主线(从童年写到大学毕业),以姐妹二人的爱情为副线,刻画了一个美丽纯洁,独立自强,灵魂高贵的当代女大学生形象。如果宣传得当,女主人公杜鹃可以成为一代楷模。  4,浓烈的地域特色,对民间文化的重视和挖掘,与当下文化界致力继承和发扬民间文化的潮流不谋而合。  内容提要:  杜鹃出生地枫岭是一个荒凉偏僻的大山沟,她的母亲生她时难产而死,比她大十二岁的姐姐杜梅给了她无微不至的疼爱和照顾。杜鹃十岁那年,杜梅高中毕业,出落得美貌如花,人称“雪梨瓜”,和乡政府秘书吴冰恋爱,不慎怀孕偷偷去私人诊所做了人工流产,流产后一直淋漓不止。杜鹃的爸爸是木匠,给人上房梁时,梯子断了被摔死。下葬父亲那天,杜梅因为流产不全引起大出血,失血而死。杜梅临死前交待杜鹃,把自己刺绣的一块绣着杜鹃鸟的白缎子送给吴冰,吴冰高升了,调到市里去了,没有再看杜梅一眼,杜鹃却牢记着姐姐的遗嘱,想着一定要送到吴冰手上。杜鹃的姑姑杜文在阳城当妇科医生,把杜鹃接到阳城读书,具有艺术天赋的杜鹃,在阳城市枫湾区第一小学参加了校合唱队,音乐老师吴老师精心培养她,教她弹钢琴,传授她忠诚艺术的信念。吴老师的儿子姚小乐是杜鹃的亲密伙伴,也是她的吉它老师。李非是杜文最亲密的朋友黄小洪的儿子,是杜鹃的同桌,班上的同学吴朋朋,王微微欺负杜鹃,李非总是挺身而出,为杜鹃排忧解难。他帮助杜鹃补习英语,还和杜鹃一起学习声乐,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杜文的丈夫舒晓二是个结巴,在市电信局计费中心工作,夫妻感情不好,终于离婚。杜文始终挂念舒晓二,又想着杜鹃,把一颗心全扑在工作和杜鹃身上,一直没有再婚。  十二年过后,杜鹃,李非,姚小乐都成了阳城艺术大学的学生,杜鹃女在十八变,成了一朵人见人爱的雪梨花。杜鹃的声乐老师张林森是全国著名的音乐家,一生只讲奉献,不讲索取。杜鹃和李非在排练节目时认识了校舞蹈系的美女刘多娇,刘多娇对李非一见钟情。学校组织“天使艺术团”去贫困山区演出,第一站就是杜鹃的家乡枫岭,杜鹃回家乡演出,晚上独自回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意外地发现村里的女疯子,年轻时多才多姿,最擅长唱渔鼓调的民间艺人银珍住在她家里,杜鹃怜悯银珍,请她住自己家中,临走时还拜托在乡政府做饭的善良老实的向伯照顾银珍。杜鹃和李非情同意合,在李非生日那天,两人偷食禁果,她享受着爱情的甜蜜,不忍心看着姑姑孤单到老,就到姑父舒晓二的住处去劝和,恰逢舒晓二搬家,杜鹃在地上拾到黄小洪的一封信,才知道黄小洪早已离婚,她欺负杜文老实,早和舒晓二勾搭在一起,李非居然是他们俩的儿子!黄小洪在市里经营了几家电话亭,舒晓二在计费中心把她的电话计录删掉。杜鹃获知真相,决心报复。她毅然割断和李非的爱情,竭力促成刘多娇和李非的情缘,自己全身心投入到渔鼓调的研究上。杜鹃突然大出血,杜文给她做了清宫手术,杜鹃还以为自己月经过多,杜文告诉她是自然流产引起大出血,若救治不及时会失血致死,并教导她对感情要忠诚。杜鹃终于明白姐姐的死因,她发誓要找到吴秘书为姐姐报仇。  大学毕业后,杜鹃在张老师的帮助下,进入阳城市歌舞团,却被安排当一名杂工,她的小学同学王微微也在团里。杜鹃决心通过法律途径惩罚舒晓二和黄小洪,为了凑足打官司的费用,杜鹃接受王微微的诱哄,加入“玉冰之恋”娱乐厅唱歌,发现这个娱乐厅竟是姐姐当年的恋人吴冰和他的妻子,现任阳城市市长的千金马玉玉开的。杜鹃一边在娱乐厅唱歌, 一边偷偷在黄小洪的电话亭对面拍照,并意外地拍到马玉玉和造型师蒋来狎呢的相片。杜鹃得罪了歌舞团的艺术总监张李平,张李平上书给团里,说杜鹃工作不合格,又有人偷拍了杜鹃在娱乐厅唱歌的相片送到人事处,杜鹃因此被解聘。失业后的杜鹃满腹恐慌,在街上碰到了自己音乐的启蒙老师,姚小乐的妈妈吴老师,吴老师请到家里玩,姚小乐的爸爸推荐杜鹃去他一个顾客家担任钢琴的家教。杜鹃去了之后,发现原来她要教的小女孩星星是吴冰和马玉玉的女儿,杜鹃心里有疙瘩,面对天真无邪的星星,杜鹃收起复仇之心,耐心地教星星弹琴,师生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舒晓二案开庭了,杜鹃作为证人上法庭,看到了消瘦的李非。案子判决了,舒晓二被开除公职,黄小洪被没收全部财产。杜鹃失神地走出法庭,收到李非的短信,约她在从小一起约会的英雄石下见面。杜鹃赶到英雄石下,看到李非倒在血泊中,李非不堪恋人和亲生父母之间的纠葛,自杀了。杜鹃悲痛欲绝,企图自杀,被闻讯赶来的张林森老师劝止了。  杜鹃痛定思痛,决心重振精神,把自己的余生全部投入到渔鼓调的研究中去。为了星星能有一个美满的家,杜鹃放弃了对吴冰的复仇,她把吴冰约到英雄石下,把姐姐临终时交给她的白缎子交给吴冰,吴冰在良心的煎熬下跪地痛哭。杜鹃告别姑姑,跟银珍,向伯一起回到家乡枫岭。面对熟悉的木屋和屋后起伏的山峦,她大声呼喊:我回来了!  <center>作者:侯乐红 回复日期:2008-5-31 19:41:54 </center>  哦,映山红    记忆中,我是伴着映山红长大的。    (一)    我喜爱映山红似乎是缘于奶奶喜欢它。    小的时候,在暖春三月的时候,奶奶总爱带着我们姐妹几个去才采摘映山红。那时候的我们啊,像一群欢呼的麻雀,争先恐后地往后山涌,把小脚的奶奶远远地抛在了后边。    接下来的一个必不可少的节目便是生吃映山红花朵。    轻轻一掐,花朵便离开了叶子。    那种味道,伴随着欢笑,酸酸的,甜甜的。。。    猛然,大家发出一声尖叫-----大姐流鼻血了;这时的我们才开始听信奶奶的话:映山红花不能吃太多的。    只可惜,由奶奶带着我们吃映山红花的时光很短。    奶奶在我六岁的时候便让天使带走了。常常想念奶奶,想念她那一丝不乱的头发、那两排整齐的牙齿、那一双美丽的小脚。    哦,奶奶。    哦,映山红。    (二)    奶奶走了,姐姐们长大可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子。    淤滞,只剩下我和老妹与映山红为友了。老妹似乎天生就与映山红有缘:她的名字就叫映红。记得那时,老师同学们总爱叫她“映山红”。    我和老妹总爱玩一个游戏,一个关于映山红的游戏:把映山红的花朵摘下来,拌着白砂糖,包起来然后藏在砂堆里,过了几天等纸包里的糖融化了,就挖出来吃。    那时候,我们的笑容是欢快的。    现在,快两年没有见到老妹了。不知现在是否还有人叫她“映山红”?    哦,老妹。    哦,映山红。    (三)    进入大学两年了,几乎没有时间会老家了,寒暑假只得往广东的父母那里赶。偶尔回去看看小弟,由于时间问题,来回几天匆匆地如蜻蜓点水般。    于是看一眼老家后山的映山红就成了一种奢望。    今年清明节有三天假,按捺不住,回家了。    家里还是那么熟悉,只是。。。    叔叔老了,也不像以前那样板着脸了,慈祥多了,叫我时也像爸玛那样单叫我一个字“乐”了。我想,这是因为他老了?还是因为我很久没有回去了?    姑姑也老了。可是她亲手做的霉豆腐乳,味道依然;坛里的泡菜,吃起来还是那么地道。    表妹小亚子,长高了,变漂亮了,也更懂事了。    到家那天正是清明节。我走了一公里的山路来到奶奶的坟前。    那天的雨很大。可是小亚子在前天插上去的映山红去丝毫没有受到雨的摧残;它含着雨水,干干净净,没有一丝凌乱,一如奶奶生前的头发。    我知道,那是奶奶来看我了,她并没有怪罪我这么长时间没有来看她。    我终于抑制不住,哭了。    走时,我掐了一朵映山红含在嘴里。      哦,老家。    哦,映山红。      (四)    现在的我,由于求学,常年在外边。所生活的周围也并不缺乏映山红。公园里、花坛里、广场里,到处可见。颜色也多样,有大红色、粉红色、紫红色。人们更爱叫它杜鹃花。    看到它们,我总激不起那份欢欣。总觉得这些生活在城市空气里的杜鹃花缺乏老家后山里的映山红的那种野性,那种质朴,那种亲切。    我知道,我也许永远不会喜欢上城里的杜鹃花;我知道,我永远是大山里的孩子了。       <center>作者:何宇峰 回复日期:2008-5-31 19:44:07 </center>              地震兄啊……        5月12日,一个灾难性的日子,汶川大地震爆发。它震撼了整个中国,也震惊了整个世界和人类。其所导致的人物损失之巨,为建国以来所罕有。余心情沉重,痛极欲泣,遂有此作。             地震兄啊,我素知你来者不善,以至于谈你色变。我知道,你总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一来便要带走无数的人力、物力、财力,把大地弄得满目疮痍。其实,我又何尝不知你的威力,你的阴险,你的无情,你的心狠手辣,你的罪大恶极。        你悄无声息地降临,来得鬼迹神踪般见首不见尾。你自恃任何道德的暗示和法律的明文都只能手足无措,任你逍遥放肆。你狂妄地挑衅着自诩为拥有无穷智慧的人类。可是,地震兄啊,你就不能睁大你的双眼,拭亮你的双眸,好好看一下你震怒之下的世界和人间?         无数宝贵的生命、美轮美奂的房屋建筑都被你毫无缘由地带离人间,无数的和平美好温馨,无数的生机勃勃、灿烂辉煌都在你的怒吼声中化为一片云烟。你来了,搅得天旋地转、地动山摇、哭声震天、人心惶惶、鸟飞绝人踪灭,你狂啸、怒吼、狞笑、声斯力竭。你降临到哪里,哪里就成了人间地狱;你降临到哪里,哪里就灾祸连连。我却不知道,你倚仗你手中那至高无上的“法西斯”三叉戟,滥杀无辜,肆意妄为,你踏着那么多尸体、残骸快意权威,你得到了什么,你又为了什么?        是为了炫耀你那令人怖惧的毁灭性的威力?是为了目视人间变为地狱得到那瞬间些许的快意?是为了抢煞唐山大地震的“风光”,打破它那沉默了几十年的孤寂?还是,你也听信反华势力的流言蜚语,要在自家后院挑起内讧,发泄你那冲动、愚蠢的怒气于奥运之前夕?        惊恐、哀极、愤怒、迷茫的人们,哭声、惨叫声、呼救声弥漫在整个灰色的天空,浸染着无际的苍穹。你去了又返,走了又来,生怕留下一线生机,惟恐搁置一处完整。可是,可爱、伟大、不屈的受难者啊,从来没有在你淫威下屈服、奴颜婢膝、精神崩溃。哪里有哀鸣和眼泪,哪里就有温暖、坚定的抚慰;哪里有你的身影和威胁,哪里就有精诚、感人的互助和团结。泪水、汗水和血液构成了一条真情的统一战线,将人们伟大不屈的形象高高树起。        地震兄啊,当你面对怀抱婴儿无家可归满面泪流的绝望的母亲时,当你面对那些锯掉双腿后哀极痛极而撕心裂肺的惨泣的人儿时,当你面对这满目狼籍、尸横遍地的悲惨、凄凉的景象时,你就没有为你那罄竹难书的罪行感到丝许懊悔和自责?你那颗冰冷、坚如磐石的心就不会因为人性的理性、真诚和善意而得到稍许的回暖和感化?         当然,毋庸置疑,当你面对这群可爱、伟大、顽强不屈的对手时,由不得你不产生畏惧和敬意,也由不得你不去收敛你那狂妄,无情,冲动,残酷,征服,怒气!                           07级中文系汉语言4班     何宇峰  <center>作者:何宇峰 回复日期:2008-5-31 19:45:43 </center>               替苦恋的人抒次情       替苦恋的人抒次情,给恋苦的男孩医治伤疤。你,那个令我梦萦魂绕的人儿,是突如其来地降临,走进我的生活,拂拭我的一切杂念,遮住我本来雪亮的双眸。你,那么鲜明夺目地莅临,以至于让我无法如往日般顺畅地呼吸。于是,梦来了,欲来了,魂却消逝了,希望在梦中冲撞。       希望却往往不同于梦。它是一种虚幻、遥远、不可及。任你在梦中甜蜜呼喊,虚幻中顽强坚守,遥远中追求奔赴。感情,有时就是梦。抑或是梦孕育了感情。那可人的女孩,我日思夜唤的人儿啊!千呼万唤你为何不肯至,却总是改变你前行的脚步,或者对身旁这个想你爱你疼你愿为你付出一切的苦中人漠然地忽视啊我拿什么来拯救自己?我拿什么去博取你那坚如磐石的芳心?我在痛苦中茫然、自慰、奋进、受挫,又在哲理中萌生希望的火花和续攻的冲动。可是,梦中人啊,旁观者啊,自己啊,上苍啊,我问过多少遍,泣过多少度,又有谁来怜,又有谁来劝,又有谁哪怕把我当作剧中人去叹息?身旁的情侣让我妒羡,满口的苦涩在唇齿之间游弋,我在失落中自我贬低,又妄图在自我贬低后获取些许的安慰。可是,哪有灯,哪有路,哪有方向,哪怕是悬于九天不见其端的天梯,我也不曾看见。      我说你是我的北极,你却说我俩有遇无缘,我应该去找寻那真正属于我的人伊。我说我不要,为了你,我可以抛弃生命中的一切巨细,你却说要我珍惜生命,我们只是两颗流星,偶然相遇于茫茫宇际,忘了你就可以走出挫折的深渊。      在无奈、痛闷中放弃,我惟有选择沉默。此刻的我,没有未来,没有一切,惟想在痛极中逃脱这个已不属于我的世界。                                                 07级汉语言文学4班何宇峰  <center>作者:谷之韵 回复日期:2008-5-31 19:47:40 </center>  陈爱萍的《放逐》也很好啊,很漂亮的文字!<center>作者:何宇峰 回复日期:2008-5-31 19:48:01 </center>             爱在沉默中      你苍白的指尖理着我的双鬓,      我禁不住象儿时一样,      紧紧拉住你的衣襟.      呵,母亲.      为了留驻你渐渐隐去的身影,      虽然晨曦已把梦剪成烟缕,      我还是久久不敢睁开眼睛.      我久久地咀嚼着舒婷的这一首诗,我知道这只是一个梦境,就是梦,也已经被晨曦剪成烟缕.但即便如此,我还是羡慕舒婷的幸福,因为她至少能梦到母亲,可以静静地不须有丝毫戒备地趴在母亲温热的漆盖上,任她轻轻地充满慈祥和爱意的抚摸着双鬓干燥的碎发,也可以象儿时一样,紧紧地拉住她的带有皂香味的衣襟,听着她轻轻的耳语或是絮絮的善意的唠叨.这是多么温馨的画面啊!疲惫的身体,伤痕累累的心灵,在母亲的爱抚中,通通地化为虚无,只剩下温馨的幸福.      就算这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稍纵即逝的梦,我也愿意把生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      我几乎没有梦到过母亲,他似乎不愿走入我的梦里,有时好不容易梦到一次,却也只是一个模糊的影象.有时很想扑到她的怀里大哭一场,把自己强装的坚强卸得一干二净,把自己的受伤的心灵,疲惫的身躯通通交给她,就像教徒虔诚地把自己交给主一样.因为没有哪一个女儿需要去担心亲爱的母亲会讥笑和拒绝自己,所以太多不能为外人道的伤痛,我都只想痛痛快快地向母亲倾诉.      可是我没有过这样的记忆.我不知道累了倦了躺在母亲的怀里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我也不知道趴在母亲的漆盖上,任她的手理着我的头发时,那会是怎样的一种温馨和幸福.在我的记忆里没有这些温馨的片段,也许在我还没有开始储存记忆的时候,我也有过这种幸福,可那毕竟被无知的我给遗弃了啊!       母亲总是很沉默,她很少跟我讲笑话,也很少絮絮地唠叨过,更不用说那温馨的抚摸了.我们母女之间,更多的只是沉默.       当我幼年的伙伴们在树阴下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