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文化网-民族论坛-56民族论坛-民族社区

搜索
快捷导航
查看: 2640|回复: 0

藏族超自然民间信仰习俗谈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晨雾茫茫 发表于 2009-9-21 01:0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信仰”(Belief)是对某种观念或物质的真实的相信。因此,“信仰”是一个意义广泛的词,可以被划分为很多不同的形式——可以是概念化的,可以是行为化的。作为信仰的一种,超自然民间信仰和其它被文化传统给予更多肯定的信仰形式一样,其形成存在的本身并不带有非理性的、非真实、或非科学的色彩。当信仰者持有某种信仰时,他们的行为并非无据可依。相反,信仰者往往依据理性的推理过程,或从文化传统、知识、亲自经历等途径中建立这种“超自然民间信仰”。我们认为,民间信仰和宗教信仰很难割裂,并相互依赖或融汇而存在。一件平凡的事或物,一旦罩上天地的色泽,便成为信仰与崇拜。  藏族的民间信仰习俗文化,呈现出丰富多彩的特色。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藏族民间的信仰习俗无疑留下了较多的延续性影响,以致汉族和其它少数民族,杂居既久,也就随乡入俗了。随着现代文明的一步步推进,城镇藏族居民的信仰习俗正悄悄地发生着变化,只有广大牧区、农村,至今仍保留着本民族的许多诸如色彩崇尚、灵石崇拜、生殖崇拜、山神崇拜、吉祥符崇拜等传统的超自然信仰习俗。  色彩崇尚 色彩崇尚从一个方面深刻反映了藏民族的文化心态。在藏民心目中,色彩崇尚的首选是白色。白色是同美好、高尚、纯洁、光明、善良、真诚等概念紧密相连的,是吉祥如意和欢乐喜庆的标志。  藏族的尚白习俗是本民族古老文化中一个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原始苯教徒穿白色禅裙,头戴白色缀青边的被称为“白顶盛冠”的高帽。仁慈的女性菩萨中,第一位便是白度母。善法被称作“白法”。《格萨尔王传》及其它许多民间故事中,以白人、白马、白鹤、白云、白牦牛、白狮子等代表正义、善良、高尚的人、军队或事情,这便是藏族尚白的灵魂。它所反映的是藏族人民的欲求和智慧,是潜意识暗潮的涌动。 时至今日,这种尚白习俗仍在广大藏区程度不同的绵延承袭。只要留意,无处不见白色崇拜的印记。过新年时,门窗和木质家具上用白面点白点或划白线。大年初一清早,用掺了牛奶的水洗脸,这种水称“白水”(安多藏语称“曲尕鲁”)。据说岁首用白水洗脸,可望一年得好运。贵客临门,主客双方互赠雪白的哈达,以表达彼此间真诚、纯净的善意。姑娘出嫁,坐骑必是白色的乘马。如遇大雪纷扬,山野披银挂素,则被认为是美满幸福的吉兆。白羊毛属吉祥之物,结婚时务必拴在酒壶和礼品上,在壶嘴、碗口贴白酥油一小片。给尊贵的客人侍奉手抓羊肉,羊尾巴处须留一绺白毛,表示对客人的敬重。祭祀“拉则”插箭时,要在箭杆上系一束白羊毛,供神煨桑时扬撒糌粑面。田地里立三块大白石,旁边放许多小白石。夯筑土墙时,墙垣上部用三块白石为一组,呈一条点状白石饰带。屋顶的四角、门头供大小不等的白石。在崎岖的山坳、隘口,常常可以看到飘荡的白经幡和丘形嘛呢堆顶端的白石,僧俗人等下马脱帽围转,祈求上苍的恩惠和神灵的佑助。在民歌中常用洁白的雪山来比喻高贵,用纯白的牛奶来表达诚挚。就连人死后也要请“宁古喇嘛”指引白色的光明大道。藏族服饰中,白色是常见的颜色之一,男女多着白色上衣、白羊皮袄、白麻布衫、白羊毛褐衫。藏族之所以崇尚白色,是因为他们在生产和生活中接触白色最多。那白云、雪峰、羊群、牛奶,使他们由衷地崇尚大自然赋予的白色之美。  藏族亦爱与白色反差强烈的黑色和深沉而古拙的褐色、墨绿、藏青等颜色,还十分敬仰金黄色和紫红色。他们用蓝、白、黄、红、绿五种色彩装饰自己,美化生活。衣服的襟摆、袖口、领边几乎全是这五种颜色,绚烂丰美。佛寺建修更是堆红叠绿,五彩缤纷,油漆绘画用色偏爱暖色调,鲜丽浓重,显出一种粗犷、豪放的美和外向的性格。在宗教生活中这五种颜色更是随处可见,飘扬翻飞的经幡,以上列颜色递增的彩布印上经文及宗教图案,挂于道路要口,悬于山林村寨,还有一种献给活佛和迎亲时饰箭的五彩哈达。藏族在审美习惯上认为蓝色像天空,静穆、深远;白色像云絮,洁净、清纯;黄色像土地,富有生气与活力;红色像火焰,充满热情和勇性的力量;绿色像江水,意味着生命和富有。这五种异常单纯的色彩与青藏高原的纯净形成鲜明的色彩对比,是藏族人民独特审美感受观念和情趣的浓缩,充分显示了藏族人民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的强烈、质朴的思想感情。 藏族认为,黄色是光明和希望的象征,含有丰收和富贵的意思。黄色还代表着佛祖的旨意和弘法恩典,至为崇高神圣。只有活佛、高僧大德才能披挂黄色袈裟,黄色哈达也只能作为朝拜佛祖的敬谒礼品,而平民百姓绝对不允许穿戴黄色衣物、领受黄色哈达。这种尊崇黄色的审美心理,无疑是宗教影响造成的。  灵石信仰 灵石信仰是中国各民族,乃至世界诸多原始部落自然信仰的一种普遍形式,尤以巨石崇拜为广泛。一些巨大的山石既是朝圣者赎罪的场所,又被当地的村落视为神石,特别怪石耸然,也容易引起石中寓有神灵的幻想。山石不寻常的外貌及人们生活上的效用,又往往是唤起先民崇拜它的原由。石块,其实是巨石的缩小,是神山的一部分。  在藏族聚居区,不论高山隘口、江河渡口,或村寨道旁、田园寺庙,凡与生活、劳动、行旅等紧密关联、且能寄托人的意愿,满足人们崇拜、信仰需求的地方,都可以看到由大小不等的石头集垒起来,具有灵气的塔形石堆,这就是嘛呢堆,藏语叫 “朵本”或“本尕”。每逢吉日良时,许多善男信女一边煨桑,一边往嘛呢堆上添加石子,为来世造福。  石堆本是藏人早期灵石崇拜的遗俗,是在原始自然崇拜的影响下创造出来的信仰民俗,它不仅具有战神的特征,而且还是藏族众多保护神之一,过路人每在石堆上添加一两块白石或其它石头,以此来表示自己对神的虔诚和恭敬。相传在创世时代,人们于冰山地带垒了两个巨大的石堆,以防雪崩带来灾难。但它却被后来的苯教徒认为是“两尊人间守护神道路的界标”。又说是“战神的堡寨”、地神的路标,人们路过时需绕行一圈,口里不停地念诵赞词,乞求神灵保安。之后人们便在自己的地区和村庄内垒筑这种石堆,说这是当地强大的战神的路标,然后又在湖旁或山岩下垒筑,说是给地方战神修的路标。这乃是苯教思想在形式上的张扬。所以崇石文化是一种公益事业与信仰活动的交织体。之后,由于藏传佛教的融入,将刻凿六字真言的石块置于其上,插以经幡,遂成为过往行人巡礼的嘛呢堆。 嘛呢石,指刻有嘛呢 (六字真言)字样或神佛形象的石块,是广泛流传在藏地民间的一种祭祀神佛的圣物。嘛呢石与嘛呢堆皆属超自然灵石崇拜的延伸,是苯教信仰与佛教文化相互融合的产物。  有些地方的藏人在屋顶、门顶、窗台以及地中央供奉白石;高大的墙体上,用白石砌出“雍仲”(卐)字形或其它吉祥图案。他们崇拜白石是雪山的精华、家庭的保护神、田间和庄稼的守卫神。那屹立的白色巨大山石乃是龙女、神女的化身。对白石的供奉,显然是尚白习俗与灵石崇拜的紧密结合。屹立在大夏河畔的“长石头”,传说是由沙沟寺主幻化而成,引得善男信女前来顶礼膜拜。石雕楼、石棺葬、嘛呢石刻、黑白石子占卜,有些牧民人家的帐房里供奉用来狩猎、放牧、战斗用的装有石子的“乌尔朵”,都是灵石崇拜的具体表现。  石头是藏民族的象征,是先辈们的纸张,是先辈们的画布,是先辈们的灶台,是先辈们的砖瓦。它作为人类早期文明的一部分,更早蕴育在了青藏高原这块神圣的土地上。筑嘛尼堆,一是表示对神的敬畏,二是使其居有定所,不到处游动伤人,三是警示人们避让,免得冲撞神灵。嘛尼堆意蕴的建立及传播,对人们的思想起到了一定的控制作用,协同人们的心理,并作为共同的遵守,维护共同的秩序。  人类文明发端于对石头的运用。在原始社会里,石头的功用非同一般,它既可打制从事生产劳动的工具和用来打击野兽、抵御敌人的武器,也可造屋建城,还能磨粉配药。为此,考古学家便将这一时期命名为“石器时代”。石头在人类文明史上曾写下了光华四射的一页,无怪乎古人对它崇拜得五体投地。我国大多数民族都有石头崇拜的风俗,凡是凸兀矗立于村边路旁的怪石磷岩,都会引起一种崇敬之情,如汉族除女娲炼石补天、女狄吞石生禹、涂山氏化石生启外,还有蚩尤铜头啖石,后又衍生出巫山神女峰、乞子石、望夫石。连《西游记》中的孙大圣也是从灵石中产生的。在这许多动人的神话传说背后,横亘着我国远古时代人们对于灵石崇拜的一种严肃的礼俗。  藏人珍爱奇石,越是稀有的怪石越具有宗教意义,视为圣石。藏地佛寺里大多收藏着自然天成的图形绮丽的石块,藏人的头饰、项饰多是用珊瑚石、玛瑙石、化石、美石串缀起来,可以说玩赏文石也是藏人的一种特别嗜好。  生殖崇拜 生殖崇拜是一切崇拜中的最根本崇拜,由此产生的崇拜文化,是所有艺术的根源与基础。甘南境内有数处原始生殖崇拜的遗迹:临潭、卓尼两县的一些僻远山寨、村头岗阜之上常见竖立着的柱形红砂岩石,下部筑一圆锥体底座,两边各置一块鹅卵石,状如一具勃起的男性生殖器。卓尼柳林镇官洛村,红砂岩雕凿成的极度夸张的男根模型,矗立村头,遥遥指向山崖裂缝、沟壑壕堑(隐指女阴)。村民们年年岁岁维修祭祀,埋置宝罐,张挂嘛呢经幡;临潭的大石山上高高耸立着柱形天然巨石,人称“石牛儿”(当地汉语对男根的昵称),四乡群众顶礼膜拜,颇为神圣而神秘;临潭县王清洞(乡民传为“送子娘娘”送子处),内小外大,洞内凸起一根光滑圆溜的柱石,求子心切的少妇来此触模石头,渴望如愿以偿。每年农历“三月三”,洞前演大戏酬神祭奠。  显而易见,这种石头在当地人的信念中是圣神的。它既是庄村的保护石,又主宰村民的生育和命运。尽管这种石头的“神性”是被人们所赋予的一种假想功能,但它在村民们的心理和生活上的影响都是不容忽视的。这是一种十分典型的自然崇拜。当地群众口碑传说认为:该地自然环境险恶,人口稀少且抗病能力极差,生命易殒,尤其青壮年男子往往过早殁亡,影响人口繁盛。为了使地方人丁兴旺、子孙绵延,遂于村头造起一具男根模型,相信它会起镇妖避邪、抑阴壮阳的作用。对男子性器官的崇拜,渊源于古代生殖崇拜之一种,是人类社会进入父权制时代以后的事。原始社会进入父权制,男子在生育中的作用也逐渐被人类所认识,阳具就被当作生命创造者的父亲的权威和力量的象征,还几乎被当作造物主本身的象征。甘南出土的石雕、玉刻阳具和玛曲柯庆岩画中人体阳物,便是祖先崇拜、英雄崇拜、包括神灵崇拜的反映。(不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Tutorials本版贴子更多>

  • 新帖
  • 热帖
  • 精华

Trading本版热门更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