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文化网-民族论坛-56民族论坛-民族社区

搜索
快捷导航
查看: 2183|回复: 0

走访喇嘛庙和尼姑庵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toingcuffed 发表于 2009-9-21 01: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废墟上获得新生的紫金寺</STRONG> 事实上是我所乘的小公共汽车走累了,它就在我能看见江孜而又到不了江孜的地方抛了锚,一个穿便装的喇嘛告诉我,这地方叫紫金。河谷平原上孤矗一座小山,山上有一座小寺庙,他就是那座寺庙的喇嘛。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出他希望我能到寺里看看,后来我知道他是对我脖子上的照相机感兴趣。他告诉我,他叫次旦,十六岁,五年前来到紫金出家。他背着一个很重的包,但看着我上山时气喘嘘嘘的样子还要来帮我,我说我能行。这确是一座小寺庙,比我想象的还要小。两层楼,一座殿堂,坐北朝南,依山而建。只有后山坡的大片废墟可以看出昔日的辉煌,让我不解的是,整座寺庙除了几条瘦骨嶙峋的小狗外,空无一人。次旦从僧舍里出来的时候,已换上的一身瑞新的降红色僧衣。我问他为何寺里无人,他说这正是农忙季节,一部分喇嘛回家帮忙了,还有一部分在山下边的村子做法。村子里有人去世了,在为死者诵经超度。接着,他为我打开大殿的门,让我参观。西藏的寺庙,大同小异,紫金寺主供也是释迦牟尼。倒是二楼天井回廊里的玛尼石刻让我感兴趣,从造像的风格上可以看出这些石刻是后宏期早期的石刻,也就是说,紫金寺确有着久远的历史,刚刚恢复不久的紫金寺,从后山的度雄来看,还不到过去的二十分之一。我问次旦,古寺毁于何年?他也说不上来。僧舍里虽然很简陋,但很干净。次旦问我喝茶还是喝开水?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肚子里空荡荡的,找说喝茶吧。但是我没想到喝茶会很麻烦,他打开窗子,冲着山下使劲地喊了两嗓子。过了一会儿,跑上来一个气喘嘘嘘的小姑娘,问次旦有什么事,接着又跑下山去。等小姑娘再上来时,手上已经多了一个暖瓶—那是一壶很香很香的带有小姑娘汗水的酥油茶。小姑娘间我能给她拍张照片吗?我说没问题,但要等到明天,明天有阳光的时候,小姑娘笑了,漂亮的脸蛋上笑出两个甜甜的酒窝儿。<STRONG>出家的第一个晚上</STRONG>晚上七点多钟以后,喇嘛们才开始陆陆续续回到寺里,但是在这之前,次旦已为我换好了一身僧衣,他告诉其他人说,我们的寺里又多了一位长头发的喇嘛,于是我就成了寺里的怪物。喇嘛聚了一屋子,这些喇嘛都很年轻,平均年龄二十岁左右,爱开玩笑,说话随和。我在笔记本上一一记下他们的名字:穷达、贡嘎曲桑、乌拉曲次美、乔次仁、丹增确达等,印象最深刻是个叫洛桑曲群的喇嘛,他长着个圆圆的大脑袋,他的名字刚好叫大头。寺里尚无活佛,主持叫金巴塔杰,非常年轻,寺里的喇嘛大部分都是他的弟子。次且在把我介绍给他的时候,非常庄重。他向了我许多问题,并让我在他的一个记事本里写下名字、住址、工作单位等,最后他问我:真想出家吗?我说要是他同意,我想在寺里住两天。他笑了,然后让我坐好,为我诵经驱邪,我必竟是六根不净的人。晚经开始了,喇嘛们都回到各自的僧舍去诵经,负责教我诵经的当然是次旦。那是一片发黄的经书,他念一句,我学一句。和次旦同住一个僧舍的喇嘛穷达也在旁边帮我纠正发音。最后我让次旦把经文从头念一遍,与此同时偷偷地打开采访机录了音,然后告诉他我已经记住了。晚睡时,喇嘛们又聚了过来,他们对我的睡袋发生了兴趣。爱开玩笑的洛桑曲群,就是我前面说过的那个大头,非要钻进我的睡袋里试试,那就只好让他试试了。谁知他进去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手指在生殖器那个部位支起一块,他一边支着一边对我说:晚上你会不会这样?我说我也拿不准。其它的喇嘛就开始起哄,他们倒不是哄我,他们是哄大头用手指从睡袋里支出的那个东西。不知道是谁很麻利地拉上睡袋的拉链,有人踢第一脚的时候大头就开始求饶,有人踢第二脚的时候大头就开始喊妈了。接着是第三脚、第四脚……接着就见大头在睡袋里举行诈尸表演。喇嘛们闹够了,一哄而散,最终还是我救了他。我问他睡袋里的感觉如何。他哎哟哎哟地只管摸着屁股。尽管隔着睡袋,但那些喇嘛们却踢得非常准,几乎每脚都踢在屁股上。我的录音机帮我背诵那页发黄的经书。第二天,喇嘛们又全都下山了,次旦说他们要继续下山去做佛事。我的任务就是背诵那页发黄的经书,我的录音机帮我做到了这一点,尽管我还不知道这是什么经或是什么意思。次旦说小姑娘会再为我提上一壶茶来的,但是,比小姑娘先来的是两个五、六岁的半大男孩。其中的一个胆大妄为,穿着一只布鞋一只胶鞋,还有一个大脚趾露在外面,他和我打招呼的方式就像八百年前我们就认识。“先生,能给支烟吗?我有很久没抽一口了”他说。我怀疑这小子从娘胎里就有烟瘾,那肯定是他老爹给的。我真有点哭笑不得,_只好给了他一支。“请吧,先生。”我说,并递给他打火机。我原以为他会装腔作势,抽一口就会咳嗽不止。直到他把第一口烟吸进肚子—长长地出一口气之后,我才相信他真的有好久没有抽一口了,看来他的烟龄比娘胎里还要早。另一个小男孩喜欢玩弹弓,漫无目标地发射石子。我问他也要来一支烟吗?他先是摇摇头,然后说他阿爸会揍他。我想他肯定是挨过揍了,并且还没有忘记疼痛。我拿出一只圆珠笔送给他。抽烟的小孩也想要笔,我告诉他,抽了烟就不能再要笔了。一个会抽烟的孩子,是不会有人送给他笔的。他生气了,当我再给他烟的时候,他把脸转到别的方向。快到中午的时候,小姑娘才提着茶上来,还带来两包方便面和一些掂块。那个抽烟的小孩不再生气了,因为我给了他笔,并告诉他抽烟的小孩肚子里会长出挺长挺长的虫子来的,这样我们和好如初。我们把茶桌搬到有阳光的地方,把吃的都拿出来,开始午餐。我在录音机里换了一盘磁带,录音机就开始歌唱。这是一首过时的流行歌曲,歌名叫《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小姑娘会唱,两个小男孩会哼哼。我就是在这三种唱法的合奏中开始吃酥油茶泡方便而,吃得兴高彩烈哈哈大笑。(不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Tutorials本版贴子更多>

  • 新帖
  • 热帖
  • 精华

Trading本版热门更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