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文化网-民族论坛-56民族论坛-民族社区

搜索
快捷导航
查看: 2883|回复: 0

夜郎,从自大的阴影走向自强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ľ 发表于 2009-10-7 11: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何仕银文明古国夜郎,经历2千多年的传承,今天应从自大的阴影中走向自强。走出阴影,让我们回头重新去审视那些无奈与伤痛的日子,我们胸怀才会更加宽广,更加博大。作为贵州人,尤其是贵州的土著民族,谁都无法绕过“夜郎自大”和“黔驴技穷”这两句成语带来的阴影和伤痛。说是阴影,那是因为在中国6千多条成语中,涉及到贵州的不多,尽管少得可怜,却传播着两条充满讥讽之词和偏见的成语。说是伤痛,那成语着实让夜郎后人无法出类拔萃。“汉孰与我大?”一句正常的问话,便成为千古笑柄,这主要是无聊文人的炒作。到了清代那多次名落孙山的穷秀才蒲松龄为混个“乡土作家”的头衔,竟在《聊斋志异·绛妃》一章中杜撰:“驾炮车之狂云,遂以夜郎自大,恃贪狼之逆气,漫以河泊为尊”,使本来已被历史逐步忘却的笑料又再次成为国人茶余饭后的哩语。若认真起来,今天的贵州人应该视蒲松龄为不受欢迎的人。因为是这老先生错用典故,才使夜郎后人含冤千古,明明《史记·西南夷传》里记载:“无狩元年,博望侯张骞使大夏来言:居大夏时见蜀竹邛竹杖。使问所从来:曰,从东南身毒国至滇……滇王与汉使者言曰:‘汉孰与我大?’及夜郎侯亦然。”的对话。要引经入典,也应该尊重史实是“滇王自大”才对,夜郎侯只不过“亦然”而已,凭什么值得他胡编乱造,让国人千年万年去传以笑柄?有几次听到外人有意无意的拿来挂齿,我便忿忿地试图去寻找蒲老先生与滇王的关系,希望能找寻到他杜撰“夜郎自大”的背后是不是存在某种丑陋的交易。但查来查去,翻遍他所有身世的资料,大都证明他是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人。其一生虽到不少地方都属穷困僚倒类,流落在西南蛮夷之地时,也无其它迭事。排除了他护滇羞黔的主观心理因素。不过,时间一久,我倒地认为老先生还是被错怪了。编造《绛妃》故事,只不过想达到惩恶扬善之目的,谁料到“夜郎自大”一词立即被人们乐此不疲地引用了。但转过来一想,夜郎若不与自大联在一起它又能传承到今天吗?为宣传夜郎,老先生没有功劳也算是有苦劳的。要不今天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为争个“夜郎”县的冠名权而不惜脸红脖子粗。现在就有不少的专家学者用逆向的思维方式重新审视了“夜郎自大”这一成语带来的巨大文化潜能。文化是什么?文化就是生产力。看来,“夜郎自大”经过风霜雨雪的洗涤后,又将重新注入新的内涵了。至于讲到“黔驴技穷”贵州人可以鞭尸柳宗元,明明他在《三戒·黔之驴》的开篇就已明白地说:“黔无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继而此驴以“庞然大物”傲视黔虎,使黔虎一度唯恐逃之不及而被裹腹。然而,经过一度的观察后,那庞然大物只会一个劲地“蹄之、鸣之”。于是,便成了黔虎的几天美餐。在这里面,虎是黔之虎,而驴非黔之驴,但却被他人为地张冠李戴,使贵州人旧冤未洗,又添新辱。多少年来,两句成就的阴影让夜郎人的自尊心蒙受着一次又一次的创伤。但我们没有必要去申辩,夜郎后人以一种容纳百川的胸怀去笑对阴影,去笑对讥讽。相反,我们觉得,夜郎王如果连自大的信心都没有,又怎么去自强呢?所以,重新审视“夜郎自大”就是为了“夜郎自强”,既然如此,夜郎的后人就应该所开阴影带来的顾虑,从自大的阴影中走出,走向山外,走向明天。贵州省文化产业发展办公室邮政编码:558200联系电话:0854—3222146896485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