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文化网-民族论坛-56民族论坛-民族社区

搜索
快捷导航
查看: 3112|回复: 0

侬智高

[复制链接]

13

主题

107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korma51549 发表于 2009-10-11 18: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家世】
  侬智高(1025—1055年),(1)北宋时期广源州人。 广源州“在邕州(州治在今广西南宁)西南,郁江之源”,(2)是邕州所属四十四个羁縻州之一,隶左江道。(3)该州物产富庶,尤以金矿为最,其“地产金一两,直一缣。”(4) 自从宋初交趾(今越南)自立为国后,“广源虽号邕管西羁縻州,其实服役于交趾。”(5)如1039年夏,广源州一次就被迫“献”给交趾一块重达一百一十二两的生金。(6)“交趾赋敛无厌,(广源)州人苦之。”(7)
  原来,韦、黄、周、侬四大姓称雄于广源州,在相互争夺中,侬姓占了上风。宋初,侬氏家族与宋政权交往密切。 宋太宗太平兴国二年(977年),广源州的侬民富威望日高,被宋朝封为检校司空、御史大夫、上柱国。(8)至侬智高之父辈, 其势力在兼并斗争中进一步壮大。侬智高的父亲侬全福(又作“侬存福”、“依存勗”)原为傥犹州(今广西扶绥)知州。为了扩充地盘,他曾杀掉弟弟侬存禄、妻弟侬当道,并占有他们管辖的万涯州(又作“万崖州”,今广西大新县境) 和武勒州(今广西扶绥)。(9)大概是广源州实力较为雄厚的缘故,有云傥犹、万涯、武勒州“皆属广源州”。(10)另一方面,为了取得宋朝的信任和支持,侬全福还自动归附宋朝。宋仁宗天圣七年(1029年),宋朝授侬全福邕州卫职,但“转运使章戚罢遣之,不受其地。存福乃与其子智高东掠笼州(今广西扶绥),有之。”(11)侬全福发挥自己的号召能力,利用当地的优越条件,“招诱中国及诸洞民,其徒甚众,”藉以开发金矿资源,并“由是富强”。此前,“田州(今广西田阳)酋长请往袭之,知邕州者恐其生事,禁不许。”(12)侬全福势力日长,自称“昭圣皇帝”,立其妻为“明德皇后”,封其子为“南衙王”,改其州为“长生国”(一曰“长其国”),缮甲治兵,坚城自守,拒绝向交趾奉土称臣。(13)于是“交趾恶之,遣兵袭虏之。”(14)为了搭救被抓去当人质的侬全福等人,“智高不得已,岁输金货甚多。”(15)但交趾统治者竟刀下无情,太宗李德政(越史作“李佛玛”)下诏曰:“朕有天下,率土皆臣,诸藩奉贡。傥犹存福妄自尊大,建国僭号,骚扰边氓。朕龚行天讨,师广源,俘存福等五人,尽平其地,遂皆斩之于都市。”(16)时在1039年,即交趾李太宗乾符有道元年。
  侬智高之母阿侬为武勒州人,后转至傥犹州,被侬全福娶为妻。当交趾举兵捕捉侬全福时,阿侬与年仅十四岁的侬智高逸走幸生。
【二、积聚力量与附宋被拒】
  侬智高“能属文,尝举进士,不第。”(17)仕途不顺利与亲人被杀的怨恨集于一身。1041年(交趾李太宗乾符有道三年),侬智高母子出据傥犹州建立“大历国”。交趾统治者不容侬氏家族的后代东山再起,出兵讨伐,侬智高力不匹敌,被擒,并传至交趾京师。李德政见其父被诛,并未能征服侬氏势力,便把他释放回籍,又授以广源州知州衔,划雷、火、戚、婆四洞及思琅州(又作“思浪州”,今广西龙州金龙以西的越南境)归其管理。两年后又给他赐都印,拜为“太保”。(18)但是,侬智高没有臣服交趾,反因屡受凌辱而“内怨交趾”,并在被释后四年占据安德州(今广西靖西县安德公社),建立“南天国”,改年“景瑞”(一说国号“南天大理国”,年号“天瑞”或“启历”)。(19)
  宋仁宗庆历八年(1048年),侬智高逐渐占领、控制了右江地区田州一路的少数民族地区。(20)同年,他以勿恶洞(今广西靖西东南)为根据地,开始同交趾决裂。交趾命太尉郭盛溢前往征讨,兵败而还。(21)打退郭盛溢的军事进攻之后,侬智高于宋仁宗皇祐元年九月乙巳(1049年10月 4日)首次试兵广南西路重镇邕州,宋仁宗赵祯诏江南、福建等路以备。是年十二月甲子(1050年1月1日)还派高怀政督捕进入邕州的侬智高部众。(22)
  次年二月丙戌(1050年 3月24日)广南西路钤辖司请于邕州罗徊峒(今广西龙州西北)置一寨,作为阻扼侬智高的屏障,得到宋廷批准。(23)不久,交趾又发兵攻打侬智高,侬智高寡不敌众,率部遁伏山林。当广南西路转运上报这一情况时,宋朝采取防范措施,“诏本路严备之”。(24)
  同年,广西转运使肖固命邕州指挥使亓赟前往“刺候”侬智高的情况。(25)亓赟“欲邀奇功”,背地里自开兵衅,为侬智高所擒。亓赟深恐自己会在侬智高刀下丧命,撒谎道:“我来非战也,朝廷遣我招安汝耳。不期部下人不相知,误相与斗,遂至于此。”(26)侬智高亲自为之释缚,引坐赐酒,席间用试探的口吻询问:“大丈夫何以郁郁久为人奴?方今交趾,经略失驭,边吏养安,孤欲北并衡湘,西荡瓯骆,然后乃策进取,即不能跨有南海,剖符通使,亦与国也。朝廷其许我平?”亓赟见其直言相告,便发表己见:“足下以弹丸之地,崛起逆命,天兵所加,譬犹灶上扫尘;且夫顺天者顺,昧时者蹶,何如卷甲束身,纳土请命,不失封侯之赏,孰与夫首领不保,妻子为戮乎?”听了此番述说,侬智高认为甚有见地,高兴地笑道:“吾固念之,事在公矣!”(27)当即“遣其党数十人随赟至邕州”,奉表请求归属宋朝,但遭拒绝。宋廷还以亓赟战败偷生,妄许侬智高朝贡,为国生事为名,黜为全州(今广西全州)都指挥使。(28)皇祐三年(1051年)二月,侬智高再向宋朝请求内属,宋廷“诏本路(广南西路)转运使、提点刑狱、钤辖司具利害以闻。”(29)侬智高没因此气馁,又“以驯象、金银来献,朝廷以其役属交趾,拒之。”(30)并令广西转运司、钤辖司以本司名义作复;“以广源州本属交趾,若于其国同贡,即许之。”(31)翌年四月,侬智高继续向宋廷“贡方物,求内属”,宋廷还是没有接受。侬智高附宋之心未死,“后复贡金函书以请,知邕州陈珙上闻,亦不报。”(32)此外,侬智高还多次向宋廷求投官职,“以统摄诸部”。(33)第一次,他求补田州刺史,宋廷没有答应;第二次,他又请当一个地位更低的教练使,仍然得不到批准。第三次,他官位不求了,只求北宋政府赐给袍笏官服,作为宋官的象征。宋朝还是没有同意;第四次,他索性只求每当宋朝举行南郊大典时,贡金千两,换取同邕管互市的待遇,宋朝照样没有允许。(34)北宋朝廷这一系列行动,点燃了侬智高起兵反宋的导火线。
【三、从广源起兵到邕州建国 】
  正当侬智高求附遇拒,万分觖望之时,他召集部众,语之曰:“今吾既得罪于交趾,中国又不我纳,无所容,止有反耳!”于是频繁活动于左、右江一带,暗中探察宋朝官军的实力,又在邕州寻找充当内应的人,作好起兵反宋的准备。(35)其间他“擅山泽之利,遂招纳亡命。”为了麻痹宋朝的地方官吏,他“数出弊衣易谷食”。传播“峒中饥,部落离散”之言,邕州的官老爷们认为侬智高力量微弱,不足为敌,故不防备。而侬智高却与广州进士黄玮(又作“黄纬”)、黄师宓及其党侬建侯、侬志忠(又作“侬智忠”)等日夜合谋,制定进攻邕州的计划。准备就绪,侬智高即于一天傍晚“焚其巢穴,给其众曰:‘平生积聚,今为天火焚,无以为生,计穷矣。当拔邕州,据广州以自王,否则兵死!”(36)就这样,一场“五岭骚然”、(37)“天子为之旰食”(38)的反宋斗争在宋朝将官不知不觉之中爆发了。
  宋仁宗皇祐四年(1052年)四月,侬智高率五千(或云七千)响应者沿着郁江源头之一的右江东下,首先攻下了右江上游的横山寨(今广西田东县平马镇)。为了激发斗志,取得下层群众的支持,侬智高就地劫富济贫,“略其寨人,因其仓库而大赈之。”(39)
  横山寨既破,邕州知州陈珙“虑起事而失阁门使也,皆寝不奏,亦不为备。”(40)这为侬军的顺利进军创造了有利条件。是年五月乙巳(1052年 5月31日),侬智高来到邕州城下,陈珙见事不妙,急忙布置防军,命通判王乾佑守来远门,代理都监李肃守大安门,指使武吉守朝天门。此外,广西都监张立还率部队从宾州(今广西宾阳北)来增援。援军一到,陈珙即在城上犒劳军士,正值他们兴高采烈饮酒之时,侬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城而入。这与侬智高事先在城内安插内应者配合行动有关,故时人云“城中之人为内应”,(41)“城中皆应之”。(42)其时,守卫南门的司户参军孔宗旦“为书召邻兵,欲拒之;”(43)史传被侬军“断其首,尸不仆,犹奔马而还”的传奇人物宋士尧也曾率兵与侬军作战,(44)但终于无法挽救邕州的危局。一场恶战,宋朝官军战死一千多,陈珙等一批重要官员被俘虏。攻占了邕州城,侬智高阅军资库,发现他以前所上金函,便怒不可遏地质问陈珙为何不上呈他请求内属的函件,陈珙狡辩说已经上奏,但宋廷不同意。侬智高即命人搜寻奏草,终未见,于是将陈珙这个“病目”知州推出斩首。占邕州城后,侬智高在此建立“大南国”,自称 “仁惠皇帝”,年号“启历”(一说“端懿”)(45),沿循宋朝制度封官建政,强化其统治权。同时大赦境内。部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兵员顿增至一万多人。(46)
【四、兵下郁江】
  居邕不久,侬智高即离城辟地,沿着郁江大举挥师东下。由于当时“岭南州县无备,一旦兵起仓卒,不知所为,守将多弃城遁,故智高所向得志,”(47)很快就占领了广西东部以及广东西部的大片地区:皇祐四年五月癸丑(1052年6月8日),侬军进入邕州下游的横州(今广西横县)、知州、殿中丞张仲回,监押、东头供奉官王日用弃城而走。五月丙辰(1052年 6月11日),侬军进占贵州(今广西贵县),知州、秘书丞李琚不战而逃。
  侬军曾否攻下浔州(今广西桂平),史籍记载不一。《宋史》、《宋朝事实》、《文献通考》、《宋会要辑稿》、《孙威敏征南录》等肯定之,且云破浔州于克龚州(今广西平南)之后,但无陷城日期。而《宋史纪事本末》以及记述侬智高事最详细的《续资治通鉴长编》、《续资治通鉴》等并无此说。据方志载,孙抗曾当浔州知州,他治州颇力,转饷无缺,又以余力督守吏治城堑,修器械,属州多完,师以有功。”(48)宋人王安石为之所撰墓碑亦谓:“侬智高反,君(孙抗)即出兵二千于岭,以助英(今广东英德),韶(今广东韶关)。”(49)按此,侬智高似未进入浔州。再,侬军沿江而下,若破浔州,当在克龚州之前而非在其后。真相若何,俟考。
  五月庚申(1052年 6月15日),侬智高率军入龚州,知州、殿中丞张序弃城而遁。次日,侬军进藤州(今广西藤县),知州、太子中舍李植逃之夭夭。继之,侬军轻易地占领梧州(今广西梧州),知州、秘书丞江镃不予抵抗,弃州城而逃生。当地有个“弃妻子,儒衣,常持一大翣,行坐独语”的潘盎,侬智高闻其异,召而问之,皆得恶言以复,侬智高怒而杀之。而自称“虎翼兵”的谢福被俘后,向城内官兵呼告侬军将火攻西门,要梧州守城将士备水以待;次日,侬军“果以硫黄聚草烧西门,赖水扑灭,贼(指侬军)方解去。”(50)随后,侬智高踏进广南东路地界,猛攻封州(今广东封川),遇到都监陈晔的抵抗,封川县(今广东封川)县令还带乡兵、弓手迎击,但侬军以数百倍的绝对优势,胜利奋进,陈晔败走,乡兵溃退,知州曾觐从卒决战,不胜,被执,(51)但有的记载说曹觐不予抵抗,改装民服,藏匿于老百姓家中,侬智高把他搜查出来后,认为可以利用,延坐与食,语之曰:“尔能事我,我以尔为龙图阁学士。(52)“从我得美官,以女妻汝,”遭到曹觐的痛骂,侬智高“犹惜不杀,徒置舟中,”企望他能回心转意,然未如愿,曹觐绝食两日,侬智高见其无降意,方才斩之。(53)有的史籍则说侬军到后,曹觐“乃易服遁去,未十余里,为贼(指侬军)所擒。贼首谓曰:‘尔乃好骂我南人作“蛮”者也,今日犹不拜邪?’曹竟不屈,至晚,积薪燔死于江壖。”(54)处决曹觐之后,侬智高继续向康州(今广东德庆)进军。此前,知州赵师旦派人刺探军情,他们还报诸州守将皆弃城逃亡的消息,赵师旦严厉质问:“汝亦欲吾走耶”?旋即大加搜索,“得谍三人,斩以徇。”而此时侬智高已经兵薄城下,赵师旦只好带领仅有的三百守兵,开门迎战,尚颇得力,侬军损折数十人,战至天黑,无法进城,被追稍加退却。赵师旦心里明白,他无法抵挡侬智高的上万大军,便让其妻携带州印和儿子外逃躲藏,自己领兵作战。 五月壬戌(1052年6月17日)天亮之后,侬智高恃众急攻,终于破城而入,赵师旦和监押马贵被处死。(55)前人记载此役,略有不同,有的说赵师旦用以抵御侬军者止“羸兵二百余人”。(56)有的还说侬军到后赵师旦“率弱卒不满百御之, 半日,城陷,赵与监兵者皆死之,士卒得免者无一二。”(57)五月癸亥(1052年6月18日),侬军进据端州 (今广东肇庆), 知州丁宝臣惊魂落魄,不顾州城,仓皇逃命。王安石为丁氏写墓志铭时说他曾“出战,能有所捕斩,然卒不胜,乃与其州人皆去而避之。”(58)后人认为这不过是“饰说”罢了,不足置信。(59)
  在短短的个多月里,侬智高“所过如破竹”,(60)相继攻破沿江数州。时人论及州县官吏“或死或不死,而无一人能守其州者”指出:“盖夫城郭之不设,甲兵之不戒,虽有智勇,犹不能以胜一日之变也。”(61)当时确有这样的情况,侬智高起事之前,广西转运使肖固曾“请择将吏,缮兵械,修城郭,”但未能引起重视,奏“至六七皆不报”。(62)侬智高发动军事进攻后,有些地方官员还对其行动作错误的估计,说他“止期得邕、贵而已,岂肯离巢穴远来耶?”这种错误判断的结果,遂有将帅解散守军之举。(63)更重要的是侬军的英勇善战和宋朝官兵的昏庸腐败。史籍称侬军在战斗中“用蛮牌、捻枪,每人持牌以蔽身,二人持枪夹牌以杀人,众进如堵,弓矢莫能加。”(64)他们“略地千里,弄兵安行,无一能拒,虫飞蝇营,拏而不散。此官滥束庸,招其所以侵也。”(65)“官吏皆成贪墨不法,惟欲溪洞有边事,乘扰攘中济其所欲,不问朝廷安危,谓之‘做边事’,涵养以至今日。”(66)“南军不习斗,部校争长,连战辄北。”(67)这就是侬智高发难前期顺利的主要原因。
【五、围困广州与班师西折】
  侬智高占领端州之后,继续督军东征,于皇佑四年五月丙寅(1052年 6月21日)抵达广州城下,开始了起事以来最艰苦、历时最长的围城作战。此前,知州仲简不相信侬智高会袭击广州,把前来告急报信的人囚禁起来,还“榜于衢行路,令民敢有相扇动欲逃窜者斩。”(68)侬军临城下,仲简才开城门令民入城,来不及进城者全部加入侬军,使之军势更壮。广州城既被围,“性愚且狠”的仲简留兵自守,不敢出战,“又纵部兵馘平民以幸赏”。险些被激怒了的官吏斩首。仲简还“阴具舟欲与家属逃去,僚属以为不可。”(69)贪生怕死的广东钤辖王锴更是畏惧重重,竟然杀了主战的海上巡检王世宁。(70)以后还发生过疲极的守将诱士卒开城门投降侬军未遂案,为都监侍其渊制止之。(71)六月甲申(1052年7月9日),广、端州都巡检高士尧在广州市船亭同侬智高进行了一次军力较量,为侬智高所败。(72)六天而后,侬军又在广州城下击败出战的武日宣、魏承宪。(73)但是,由于广州城坚防严,守军又得到外援,侬智高久攻坚城不下,给宋朝集中兵力南下以时间,面对着日益紧张的形势,侬智高只好解除长达五十余日的广州之围。侬军退出广州,遇上英州(今广东英德)知州苏缄在四十里长的路上布设槎木、巨石为碍,被迫绕道由沙头渡江,北上清远县,向连州(今广东连县)、贺州(今广西贺县东南)进军。攻贺州不下,在这一带转战一个多月,取得白田、路田、太平场三役之胜,打死宋军头目张忠、蒋偕等人。太平场战后,宋军溃走山林,劫掠地方。柳州司理参军陶弼深忧这些败卒会倒戈附侬,便取来白旗数面,大书“招安”其上,遣人持徇,才收得一千多残兵。(74)九月庚申(1052年10月13日),侬军西攻昭州(今广西平乐),知州柳应辰弃城逃走。这是离开广州后首次攻下的州城。该州有几座岩洞,可容纳数百人,老百姓避战于此,侬军误以为宋兵,焚死。(75)
  原来,“智高所用为内应者”曾为他逾岭北伐作了情报方面的准备,后被查获,情报不得送达侬智高手中。(76) 侬智高自度北伐无望,遂班师西折。西陷宾州之后,侬智高于十月甲申(1052年11月6日)再度进入他于此称帝建国的邕州。二驻邕城,侬智高仍以胜利者自居,对汹涌南来的宋军置若罔闻,既不在根据地建设上费心,又不做军队组训等巩固政权工作,而是把拿下广州作为战略目标和中心任务,“日夜伐木治舟楫,扬言更趋广州。”(77)十二月壬申(1052年12月24日),广西钤辖陈曙发动金城驿(今广西南宁东北)之战,被侬军击败。为利用少数民族的力量,侬智高亲自写信给实力强大、地理条件优越的结洞酋长黄守陵,内容有: 1.陈述自己“长驱至广州,所向皆捷”,“中国名将如张忠、蒋偕辈,皆望风授首”的消息; 2.认识了自己同宋朝派来的骑兵作战输赢未卜的现实问题; 3.提出了若能战胜宋军即“长驱以取荆湖、 江南”的战略计划,并以授邕州地换取黄的支持;4.作出了战败的打算:即寓居结洞,“休息士卒,从特磨洞(今云南省境)借马教习骑战,候其可用,更图后举。”黄守陵对此十分赞赏,“运糯米以饷智高”。后因桂州(今广西桂林)知州余靖派邕州人石鉴前往结洞摇唇鼓舌,挑拨离间,黄守陵渐疏侬智高。(78)余靖还招邕州各洞“侬、黄诸姓酋长,皆縻以职,使不与智高合。”(79)溪洞联系断绝,宋朝又已兴师动众,加上侬智高在战略战术上的许多失误,最后给自己引来了惨败的结局。
【六、狄青南下与昆仑关——归仁铺之役】
  自侬智高事起,“朝廷忧之,君臣为之旰食。”(80)在一再调兵遣将,师久无功的情况下,宋仁宗赵祯接受了宰相庞籍的推荐,给时任枢密副使的狄青加了一大串官衔,派他统军南来镇压侬智高。狄青筛选精锐部队南下,同孙沔、余靖所部合并,从桂州开往宾州驻下,计官军、土丁共三万一千多人。(81)为了统一军纪,狄青斩了擅自攻击侬智高的败将陈曙等三十二人,“诸将股栗,莫敢仰视。”(82)接着,狄青始行疑兵之计,按兵不动,下令调集十天军粮,名为“休军”。侬智高据侦察兵报告,信以为真,懈怠不备。狄青却于次日发三军急速行进,来到天险昆仑关(今邕宾公路之邕宁、宾阳交界处)下,借上元节之机大张灯烛,分宴将校,侬智高仍未看出破绽。其实,狄青已经冒大风雨,夜度天险,派军候“传语诸官:请过关吃食。”(83)并列阵于归仁铺。(今邕宾公路二、三塘之间),示意与侬智高决一雌雄。
  皇祐五年正月戊午(1053年2月8日),侬智高亲督全军排成三列锐阵,他们手执大盾、标枪,身穿绛衣,望之如火。当侬军掷镳杀死狄青所仗为先锋的王简子时,狄青“汗出如雨”。(84)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宋军占了优势。侬智高的麻痹轻敌酿成了归仁铺之败,其军被斩首二千二百级,官属死者五十七人,还有五百余人被俘,侬智高不得不撤退。次日黎明,狄青按兵入邕州,砍下黄师宓等侬军首领的头颅,悬于州城,并把五千三百四十一具尸体筑京观于邕城北隅,狄青为之写了《京观志》,内含长达四十二句的四言铭文。(85)又在露布中称:“元凶已絷于槛牢,余党合尸诸市肆”云云,(86)这是出于某种目的之言,所谓“元凶”尚未抓到,狄青心里明白。他们开进邕城,有人发现尸堆中有一具穿金龙衣的尸首,认为就是侬智高,欲上奏报功,狄青阻止。事实是,侬智高撤到邕州城内,见大势已去,立刻弃城,直遁至少数民族居住的大理(辖今云南全境及四川西南等地)作重整旗鼓,寻机再战的准备。
【七、合家遇害 】
  侬智高退出邕州后,狄青如何行动,史传不一。有的说其部下建议穷追,狄青却“以为趋利乘势入不测之城,必非大将事,”故未采纳;(87)有的则说狄青遣“裨将于振追之,过田州,不及而还;”(88)民间传说与方志不甚相同。
  侬智高在失败之前,作过长远打算;用厚赠、联姻等办法,同“西接大理、地多善马”的特磨寨酋长侬夏诚建立联系,并在该处筑宫备退。归仁铺战败后,侬智高即携其母、弟、妻、子落脚特磨。(89)智高母阿侬到特磨寨后,在侬夏卿胁作之下,收余部三千多人,习骑练战,企图再同宋朝作战。(90)但新任的邕州知州肖注“帅师往讨,获一裨将。引至卧内,与之语,具得贼(指侬智高)情。”(91)军事机密泄露了,依附侬智高的西山六十族族人也被余靖派去的杨元卿间离了,侬智高留下亲人,“自将兵五百及其六妻六子奔大理国,欲借兵以攻诸侯。安道(即余靖)使元卿等十人发诸侯陈充等六州兵袭特磨寨,杀押衙,获其母、弟、子以归。”其时阿侬年高六旬有余,侬智高之弟侬智光二十八岁,长子侬继封十四岁,另一儿子侬继明八岁。(92)时为皇佑五年十二月。(93)
  抓到阿侬等人后,余靖欲处以酷刑,烹杀解恨,然广西转运司怀疑当地少数民族妄执冒充领赏,于是余靖摒弃故欲,上奏请将阿侬等解往京师囚禁,待擒获侬智高后,再辨其母等真伪。宋廷批准了这个奏请。(94)宋仁宗至和初年(1054-1056年),侬智高的亲人们被槛至北宋京城。(95)过了几个月的监狱生活,仍智光身染神经疾,殴打守兵,企图越狱。有人认为“养之无用,请戮之,”宋仁宗愤怒地回答:“余靖欲存此以招智高,而卿等专欲杀之耶?”此后大臣们再也不敢提及此事。而亲自缉获阿侬等人的杨元卿,本想入京分食阿侬之肉以泄忿,但宋廷却因阿侬通晓少数民族语言,要杨元卿“若孝子之养亲”般地侍候阿侬。气得他多次向上司“涕泣求归”,终未得到允许。(96)
  侬智高后事如何?壮族民间传说大都以其身亡结束,但致死原因、时间、地点各异。(97)《文献通考》、《宋史》则各有相戾之载,既云“智高不知所终”,(98)“其存亡莫可知也”,(99)又说“侬智高败奔大理, 其国捕之以闻,”(100)“(肖注)募死士使入大理取智高,至则已为其国所杀,函首归献。”(101) 从现有资料看,侬智高死于大理较可信,宋人李焘的《续资治通鉴长编》、曾巩的《隆平集》、苏辙的《龙川别志》、明人陈邦瞻的《宋史纪事本末》、王守仁的《泗城土府世系考》、清人毕沅的《续资治通鉴》 等都执此说。 不久前在云南大理五华楼发现的《故大师白氏墓碑铭并序》为之提供了有力的证据。(102)据司马光《百官表·大事记》载,侬智高遇害时间为至和二年四月。(103)推知其享年三十一岁。
  侬智高既已见诛, 以其母、弟、子诱降的对象不复存在,宋廷乃于至和二年六月乙巳(1055年7月15日)并戮之。
【八、侬智高研究 】
  侬智高死后,历代封建统治者和御用史家皆将他视为“叛逆”或“蛮寇”,极尽诬蔑之词。1962年4月2日,壮族名史家黄现璠在《广西日报》上发表《侬智高起兵反宋是正义的战争》一文,第一次以史料为据,从学术上论证了侬智高起兵反宋的正义性。继而黄现璠又撰写了《侬智高》一书。(104)正如原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韦纯束于书序谓:“《侬智高》是我国第一部研究壮族历史人物的专著,澄清了封建王朝近千年来强加在侬智高身上的历史污名。”(105)专家们则这样评价道:“本书以丰富的史料对广西历史上著名的壮族人物侬智高及其起兵反宋的问题作了精辟的论述和深入研究,科学地评价了侬智高起义的性质和影响……”。(106)“辩证了国内外史学界对侬智高的国籍、起兵性质和历史作用等问题的偏误之说”。(107) [右上图摘自黄现璠著《侬智高》第29页载“侬智高东征、北伐、回师路线图”]
  注:
  (1) 据越·潘清简《钦定越史通鉴纲目》正编二卷”李太宗乾符有道元年二月”条载侬智高之父于1039年为交趾所虏;另据宋·司马光《涑水记闻》十三卷云,是年智高十四岁,则其生年当为1025年。又: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一八O卷“宋仁宗至和二年六月乙”条称侬智高卒于至和二年四月,是为1055年。
  (2)(36)(98)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四裔考七·西原蛮》三三O卷 2587、2588页。王云五总编“万有文库”本。
  (3)元·脱脱《宋史·地理志六·广南西路》九O卷2240页,中华书局1977年版。
  (4)(7)(12)(14)(15)(26)(28)(35)(41)(52)(68)(69)(78)(88)(89)(94)(96)《涑水记闻》十三卷139至147页。
  (5)(51)(75)宋·彭百川《太平治迹统类·仁宗平侬智高》十卷1、3、7页,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1981年版。
  (6)越·佚名《越史略·阮纪·太宗》二卷7页,“守山阁丛书”本。按:该书篇目“阮纪”实为“李纪”,此所记系越南李朝太宗皇帝事。
  (8)《宋史·太宗本纪》四卷55页。
  (9)(30)(47)(77)(81)(90)(95)(99)《宋史·蛮夷传三·广源州》四九五卷14215至 14218页。
  (10)(16)《钦定越史通鉴纲目》正编二卷“李太宗通瑞五年十二月”条、“李太宗乾符有道元年二月”条。
  (11)(20)宋·沈括《梦溪笔谈·杂志》二五卷170至171页,“丛书集成初编”本。
  (13)(21)越·史馆钦奉编定《大越史记》本纪二卷“李太宗通瑞五年十二月”条、“李太宗天感圣武五年九月”条。
  (17)(27)清·苏士俊《南宁府志·杂类志·驭蛮》四O卷12至13页,清乾隆七年(1742年)版。
  (18)越·吴士连《大越史记全书》本纪全书二卷“李太宗明道二年九月”条。
  (19)(86)宋·李攸《宋朝事实·兵刑·平广南蛮贼侬智高》十六卷253、 255页,“万有文库”本。
  (22)《宋史·仁宗本纪》十一卷227页。
  (23)(24)《续资治通鉴长编》一六八卷“宋仁宗皇祐二年二月丙戌”条、“五月戊申”条。
  (25) 同(9)按亓赟之“亓”,《续资治通鉴长编》作“丌”,《宋朝事实》作“元”,《涑水记闻》作“( )”,《文献通考》作“并”,《宋朝事实类苑》作“邢”,此依《宋史》校点本。
  (29)(31)(45)(93)清·徐松《宋会要辑稿》一九八册“蕃夷”五之61、62、 64。
  (32)同(5)2页。按:“陈珙”,一作“陈拱”。
  (33)(53)(55)清·毕沅《续资治通鉴》五二卷“宋仁宗皇祐四年五月乙巳”条、“宋仁宗皇祐四年五月癸丑”条、“宋仁宗皇祐四年五月壬戌”条。
  (34)(64)宋·滕元发《孙威敏征南录》2、4页,“续金华丛书”本。
  (37) 宋·余靖《武溪集·大宋平蛮碑》五卷3页,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影印本,下同。
  (38)《宋史·蛮夷传三·抚水州》四九五卷14214页。
  (39) (42)(43)宋·曾巩《曾南丰文集·与孙司封书》五卷3页,清宣统二年(1910年)上海会文堂粹记版。
  (40)宋·魏泰《东轩笔录》十二卷11页,“禆海丛书”本。
  (44)清·谢启昆《广西通志·宋士尧传》二六一卷3页,清同治四年(1865年)补刊本。
  (46)(60)宋·欧阳修《欧阳文忠公文集·集贤校理丁君(宝臣)墓表》二五卷207、208页,上海商务印书馆缩印元刊本。
  (48)清·魏笃《浔州府志·宦迹志·良循·孙抗》十九卷2页,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刊本。
  (49)宋·王安石 《临川先生文集·广西转运使孙君(抗)墓碑》八九卷555页,上海商务印书馆缩印无锡孙氏小渌天藏影宋本。
  (50)宋·江少虞《宋朝事实类苑·忠孝节义·潘盎、谢福》五四卷607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版。
  (54)同(50)《忠孝节义·曹觐》五三卷692页。
  (56)宋·王辟之《渑水燕谈录·忠孝》四卷36页,中华书局1981年版。
  (57)同(50)《忠孝节义·赵师旦》五三卷691页。
  (58)同(49)《司封员外郎、秘阁校理丁君(宝臣)墓志铭》九一卷572页。
  (59)同(23)一七三卷“宋仁宗皇祐四年五月癸亥”条之注。
  (61)同(49)《桂州新城记》八二卷519页。
  (62)宋·王铚《默记》下卷42页,中华书局1981年版。
  (63)宋·曾巩《隆平集·儒学行义·孔宗旦》十五卷16页,清康熙刻本。
  (65)宋·宋祁《宋景文集·上仁宗论河北及岭南事宜》拾遗九卷3页,“湖北先正遗书”本。
  (66)同(62)上卷11页。
  (67)同(65)《高观文(若讷)墓志铭》六O卷3页。
  (70)同(23)一七四卷“宋仁宗皇祐五年正月庚申”条。
  (71)同(50)《将帅才略·侍其渊》五五卷724页。
  (72)(73)宋·杨仲良《通鉴长编织事本末·广源叛蛮》五O卷5至6页。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广雅书局刻印本。
  (74)宋·李挚《忠肃集·东上閤门使、康州团练使陶公(弼)墓志铭》十二卷159页,“丛书集成初编”本。
  (76)同(23)一七六卷“宋仁宗至和元年四周庚申”条。
  (79)《宋史·余靖传》三二O卷10410页。
  (80)同(37)《大宋平蛮京观志并序》五卷4页。
  (82)明·陈邦瞻《宋史纪事本末·侬智商》三一卷18页,“万有文库”本。按:狄青斩败将数,《宋史·狄青传》云三十人,《武溪集·大宋平蛮碑》曰三十一人,《默记》上卷作三十余人,略有出入,确数俟考。
  (83)同(40)四卷1页。
  (84)宋·刘延世《孙公(升)谈圃》上卷4页,“说库丛书”本。
  (85)见清·陈梦雷等《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南宁府部·艺文》一四四五卷一七五册1至2页,中华书局影印本。
  (87)同(11)《权智》十三卷88页。
  (91)(101)《宋史·肖注传》三三四卷10733页。
  (92)同(4)143页。按:侬智高被捕之子,《宋史·广源州传》四九五卷14281页,《隆平集·侬智高传》二O卷15页(清康熙版)均书之为继宗、继封,明·李文凤《越峤书》四卷23页(广西第二图书馆藏油印本)则作继宗、继隆,各说不一,是非待辨。
  (97)见广西壮族自治区科学工作委员会、壮族文学史编辑室编《壮族民间故事资料》三集2至13页,1959年铅印本。
  (100)同(2)《四裔考六·南诏》三二九卷2586页。
  (102)见王云、方龄贵《大理五华楼新发现宋元碑刻选录》15至18页,1980年中国元史学会成立大会论文,油印。
  (103)同(23)一八O卷“宋仁宗至和二年六月乙巳”条之注所引。
  (104)黄现璠著《侬智高》1983年10月。人民出版社
  (105)黄现璠著《古书解读初探——黄现璠学术论文选》韦纯束撰“序一”,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7月第1版。
  (106)《民族文献提要1949~1989》第627页,云南教育出版社,1991年4月第1版。
  (107)《广西民族研究》本刊编辑部撰《开拓壮学 真诚奉献——纪念壮族著名教授黄现璠诞辰100周年》,载《广西民族研究》1999年第4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