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文化网-民族论坛-56民族论坛-民族社区

搜索
快捷导航
查看: 3420|回复: 0

炎夏遗失在羌寨桃坪

[复制链接]

27

主题

8

帖子

981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815
QQ
民族妹妹 发表于 2010-9-17 22:3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风情万种的羌族姑娘

川西坝子是块最温湿的土壤,亘古以来,这小小的盆地就习惯于安分的在云蒸雾罩中满足的茁壮。当7月的一场暴雨洗净了些铅华后,乌云又沉沉压来,蝉躲在枝叶中,以一种坚决而嘹亮的歌声表达着某种姿态——我无从知晓它们是热爱或愤慨,那终究是些自然,存在着就美丽,如同暮色中降临的飞机,也如同远方挂满了枝头的果实。
这么热的天,应该吃老灶火锅,大口喝小二,吃冰冻莲子羹,在骤雨中的小凉棚里吃烧烤,应该拉上个人去老校园看绿得铺天盖地的法国梧桐,应该听清凉的美丽南方,看简单的电影。完成了这一切后,什么都不带,坐上一辆去往高原的班车,奔个凉快的地方。
成都就是这么个好地方。厌烦了大城市的声色犬马后,朝任何一个方向开车1个半小时,便是一番新天地。
过了都江堰,沿着岷江走,正式进入阿坝藏羌自治州的地盘。这属于青藏高原的东麓,随着海拔的一点点升高,高原的景色开始渐渐呈现在眼前。阿坝州风光迤逦的地方不胜枚举:九寨沟、黄龙、牟尼沟、雪宝鼎、岷江源头贡杠岭、茂县九鼎山、米亚罗、毕棚沟、四姑娘山、巴朗山……这次,我的目的地在一个岷江边名不见经传的羌族小寨——桃坪。
去年5月,我曾与一伙人翻越白雪覆盖的毕棚沟垭口欲前往四姑娘山的长坪沟,因为人多装备少,一场异常艰苦的徒步后,个个累得不成人形,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宛如一队残兵败将。归来途中,桃坪成了我们的休憩之地。还记得在龙二姐家大口吃肉,端着土碗喝自酿的羌寨砸酒的那个晚上,好不快活。
转眼一年时光飞逝,我又重返故地,这一次,虽然体力充沛,却同样狼狈。
暴雨使得一路塌方不断,绿色的岷江已变成浑浊的土黄。本来4个多小时的路程,竟足足开了8个小时。暗自思量,若要住在攀枝花,这时间足以够我去趟丽江。
一路走走停停,收获了不少风景,又是一次逃离之旅,只要走在路上,即使不知何时到达目的地,也感到无比安详。朋友指着那道浑黄说,嗯,是条健壮的河流,我苦笑,朋友并不知道,大大小小的水电站,已将岷江切割得支离破碎,一些地方,它甚至已被装进了钢铁的管子。站在崖边,与友闲话。山风吹着吐出的红河V8,杳杳散去,煞是漂亮。不久便饥肠辘辘,恍然大悟,挨饿便是抽烟抽得如此腐败的下场。
夜里九点多点到了汶川,一顿风卷残云般的暴饮暴食之后,匆匆去往桃坪。
整个寨子漆黑一片,刚走上通往村口的桥,高原的风便从四面八方涌来,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凭耳朵辨认方向,脚下是奔腾不息的江水,远方是巍峨屹立的高山,而眼前这漆黑的一片,便是我夜奔的目的。
接着手机屏幕的微亮,战战兢兢的进了寨子,一只小小的黑猫紧随身后,绿色的眼珠泛着寒意。我顿时来了兴致,开始在心里自编自导。关于一个死村,血迹,黑夜,阴风,大江,黑猫。那么,下一步将是——?
居然,是一只烤羊。
吃不下,也不屑吃了。我固执的想,这辈子,不可能再吃到比束河更好的烤羊。进了烤羊人的家,一伙人在神采奕奕的打牌,这足以推翻我刚才关于死村的胡编乱造。黑猫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这让人非常失望,甚至是生气。
小小的客房里也没有什么灵异事件发生,没有忽然从窗口伸进来的手,也没有突然熄灭的灯,只有一些飞蛾傻头傻脑的乱撞,还有一支酷似死去却分明活着的蟑螂趴在墙角使劲装。
一个没有奇遇的夜晚,夜被镶在玻璃上,如果张开嘴,就能吃掉乌云或者月亮。我的宁静夏天,是这么来临。
醒在一个羌族小姑娘甜蜜的呼唤声中。阴天。
老奶奶带我去溪边洗漱。一面帮我提着东西,一面指挥着我怎么梳理好乱糟糟的头发。“我们羌族的女人最讲究穿干净的衣服,梳整齐的头发。”
寨子很安静,这不是旅游旺季,游客稀少。
自在的随处走走,脏兮兮的孤单小狗,轰轰而过的拖拉机,粉红脸蛋的羌人,又见忽悠着游人的胖大嫂,她的那身衣服似乎都没有变。
碉楼,地道,白石,狭窄的通道,黑暗的楼梯和设计精巧的地下水网,一切与去年无异。只是美丽的二姐不在家,家家户户的围墙也不再如过去那么容易偷偷的爬进去。做生意的人多了起来,他们有说有笑,相互熟悉,寨子里的几十户人家俨然一个大家庭。羌族是炎帝部落的子孙,因为战乱,步步迁徙,才退到了四川境内。他们崇拜白石神,崇拜羊,男人善战,女人聪慧。寨子里的98户人家都由地道连通;他们每家的火塘边都挂着猪膘肉,那是从猪颈一直到猪尾的整整一大块;他们穿着色彩艳丽的衣服,在欢庆的日子就敲打羊皮鼓,围着火焰跳起锅庄,比起藏族的锅庄,他们更细腻、柔和。
这是桃李成熟的季节,酸的,甜的,搭配得那么精巧。
爬到后山上去吧,整个寨子尽收眼底,坐在乱石堆上,让风刮起来。我什么都可以没有,但心里装着整个世界。我可以不停的向远处行走,总会被月光照在身上,就在抬头的一瞬间,你微微一笑,一切都没了,只有坚定的步子,长满水蜜桃的森林,我们拖着长长的尾巴,是天下最快乐的猴子。我用毛爪子帮你抓了只虱子,喂给你吃,你得说,宝贝儿,留给我们的孩儿。
看,又一次快乐的忘乎所以。
桃坪啊桃坪,你是一次旅行,还是一场生活的延续?
湖上海藻花/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