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民族文化网-民族论坛-56民族论坛-民族社区 返回首页

8551110535的个人空间 http://bbs.56china.com/?192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施秉龙舟节:百姓是主人

已有 1035 次阅读 2016-7-3 08:57


       六月十一日,也就是端午的第三天,施秉县城双江路上热闹非凡,一公里多长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一万多人的“万人长桌宴”如期举行。这些吃长桌宴的人都是没“牌”的,人不分生蔬,更不分男女和老少,来的都是客,都是姑妈姑爷。只要任选几个或几百个人,围拢起来,饭菜都会端上桌了。酒过三寻,歌声飞扬起来,锣鼓也击响起来……这可真是百姓作主的一次盛宴,也是这小城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盛宴。

       记得,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人们便知道了“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道理,我们这个小城也和各地一样,举办了不少的文化节,什么漂流的、世遗的,一届接着一届的举行。都是说“百姓是父母”,“与民同乐”了。政府花了不少钱,台搭了,戏也唱了,百姓还是成不了“父母”,为什么?因为台上坐着的是父母的儿子,台下最好的位置是不知从什么地方请来的“佳宾”,绳子一拉,守卫的荷枪实弹立着,父母们乡亲们只能远远的看着。饭局更与父老乡亲们无关。因为你没“牌”。所谓“与民同乐”其实仅是个说词而已。

       这还不算,十多年了,百姓没有了节日,因为就如春节,本可以玩点龙灯,搞点赛马等活动,但一句“谁组织谁负责”,把百姓吓得浑身发抖,我一介百姓能负责什么?而官方还是那么热络着。于是有人抱怨:等我儿子上台,我也要张“牌”玩玩。或许自己的儿子不争气,那张牌永远也得不到。要知道,其实我们的官方早就违反宪法了,宪法上说“要广泛的开展民族民间文化活动”,并还说要政府加以引导,开展健康的文化娱乐活动。前些年其实谁也没听进。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世界范围内出现个新的名词,叫做“NGO”,英文写成“non-government organization”,也就是这一词的缩写,指在特定法律系统下,不被视为政府部门的协会、社团、基金会、慈善信托、非营利公司或其他法人,不以营利为目的的非政府组织。非政府组织的经济来源主要是社会及私人的捐赠。偏桥人算是聪明,几个民间的庶民,成立了“龙灯龙舟协会”,用西方的话来说,也就是一种“NGO”组织,这个组织硬是将这一民间事业撑了起来。先是在春节期间,举办了一系列的灯会活动。时隔多年的乡村龙灯又可以进城表演了,龙灯的故事,龙灯的色彩,龙灯的精神又如约而至地回到了百姓的身边,炮竹声声辞旧岁的景象得以恢复。“舞龙灯,元霄节,城乡民相率醵金所纸龙灯,杂以鱼、虾、狮灯、花灯等类沿街游戏,颇有火树银花之盛。是夜,游人如蚁。富家炮竹,舞者执龙灯蜿蜒入,起伏有势,一时炮声、金鼓声、笙歌声杂然并进,极为壮观。”这是县志在明代时就记录下的历史,封建帝王时代就容许这样做,我们为什么要去控制呢?这一恢复,百姓皆大欢喜,

       这个龙船龙灯协会的会长欧光辉说,有的事政府不一定非要去揽着做,要相信民间的力量,只要给一个“信任”,完全是可以办好的。事实也是这样,施秉玩水龙的历史至少五百年以上了,苗族独木龙舟在清水江畔,发源地还是在平寨,清水江畔有几百户苗族同胞迁居施秉县城,他们有打制苗族独木龙舟的愿望。这个龙舟协会说办就办,几个协会的会长副会长走村进寨,本着有多出多,有少出少的集资方式,不到一个月时间,就筹集了钱,并请来了打制独木龙舟的工匠用仅用两个月的时间,一条全新的独木龙舟跃入江中,一千六百多人才抬起来的龙舟,那气势就是“吞”山河,创了一项吉尼斯世界记录。

       长桌宴好,长桌宴里没设官方的“上八位”,我也没看到荷枪实弹的警察在哪里值勤,上万人的长桌宴里只有歌者,舞者。来自乌克兰的奥莉娜是我的朋友,她和几个苗族妇女三杯两寻之后,脸涨得通红,她说:施秉人好!苗族人是个快乐的民族!我的国家如果也是这样,那多好。几分的羡慕,夹杂几分的悲情。盛世九州,和谐时代,我们感恩这个时代。

0一六年六月十二日于偏桥    吴安明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