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民族文化网-民族论坛-56民族论坛-民族社区 返回首页

8551110535的个人空间 http://bbs.56china.com/?192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让学童把梦想根植于乡土

已有 337 次阅读 2016-10-14 16:26 |系统分类:民族文化



 

       “爸爸!园丁是什么?”好多年前,我的女儿曾这样品问过我,我回答:“园丁就是栽花花草草的那些人。”于是她自己去了幼儿园。可过不几天,她回来又对我说:“老师说你回答错误了。老师说,园丁就是老师。”我连忙回答:“对!老师是园丁。”女儿接着又问:“那么我们就是花花草草?那我才不干呢!”我一片茫然!是的,我怎么才能让她清楚呢?难道我们只能让他们这一代在这“花花草草”中选择答案吗?我们如何让小孩读懂这些?说实话,我们这一代人都是工作狂,没有多少时候来关注下一代,以至于他们从小到大都沉迷于“好玩”的游戏之中了。他们在游戏中度过,于是又在游戏着人生。

       学校有一伙年轻的老师跑到我这里来,说是要我帮助她们一下,让幼儿园的学童知道一点乡土的文化。还说,她们要编导一些小舞蹈,让小孩们在游艺之中知道一点乡土的知识,这很好,我们真不能再忽略“教育从娃娃抓起”,更不能忽视娃娃们的心灵感悟了。我们不能想象让娃娃有多大的理想,但我们得让他们把梦想根植于乡土。

       受幼儿园老师之邀,我与卡柳先生走近了娃娃的学校。

       在施秉城西,舞阳河南岸,深藏于高楼大厦之间,有一所幼儿学校,据说这是全县最好的幼稚学校。当阳光洒遍这城角之间时,我们去了那座学校。学校的老师听说我们前去,她们早早就在大门迎候。这是一所装饰别致的学校,大门的上方是一顶银色的苗族银帽,帽檐之下是飘泠的银须。大门分排左右四枋,最中心处镶嵌着苗家的铜鼓图案。说实话就这样的建筑,也足以让人有几分的敬佩特,亦然已经是良苦用心了。是的,这些都是苗族的图腾,是一个民族区别于另一个民族的符号。世界上没有一个民族可以专门用这很多的金属银为自己的民族打造美,展示美好的心灵世界。只有苗族才会如此的大方和毫不吝啬。铜鼓是代表天地,祖先就居住在鼓里,蝴蝶妈妈叫姖宇鸟孵化12宝,也就是十二个蛋,孵出的姜央、雷公、龙、长虫、白蛇、鱼崽、黄狼、黑熊、老虎、狗、野猪、嘎哈——人类和万物出现了。这些是神话故事,民族学和人类学把它叫做人类的起源,它符合现代生命学概念。或许我们的老师们知道了这一点,想把这些图腾让小孩们知道“我们是从哪里来”的道理。

       操场是用绿色的材料铺就,一伙儿童正在老师的指导之下做着一些我不知道的体操。那扭动的身躯,鹊跃的步态,滑稽着,可爱着,萌态十足。

       操场的一旁是一组廊坊式的建筑,那里放着许多的竹编器物,其中以巴篓最多,有的放在容器里,有的则挂在小树上,我不知道她们是从哪儿弄来这么多的巴篓。在我们农村巴篓是作为一种工具使用的,它主要是装实用品的,如瓜果、菜荚等。而最常用的是捉鱼,因为这苗家巴篓束腰的,放鱼虾不会轻易跳出来。磨桂桃老师说,她们就是用这些器物,让小孩从小知道它的用处,认知这些劳动工具。

       操场的尽处有一片鵞卵石砌就的水池,中立芦笙标志,左右各立木桩,木桩之上就刻有图案,那就是“刻道”符号。"刻道"是居住在中国境内的苗族群体中,至今唯一保留的一种古老的刻木记事符号。它是迄今为止苗族最早的记事实物和该支系最古老的文字工具。“刻道”是一部具有浓郁民族气息的苗族婚姻叙事长诗,更是一部规模宏大、历史悠久的苗族古籍,它叙述了苗族古老的婚姻婚俗制度。《刻道》是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刻道符号难懂,我想老师也是想把这难懂的天书“从娃娃抓起”吧。

       幼儿园是一座大画室,从楼梯口至楼梯间、走廊、回廊、教室,这仿佛走近一个童话世界。学生制作的玩具、刺绣、剪纸、模型等等,应有尽有。这些作品虽然多是一种主观的联想,很抽象,但视觉冲击力很大。壁头上还挂着娃娃们做的腊肉、香肠等惟妙惟肖。刘梅老师说,我们培养小孩要从动手开始,灵巧的手是一个人大脑发育良好的标志之一,而手动作的灵敏又会反过来促进大脑各个区域的发育。嚯!这叫智力开发吧!

       在二楼的中央区有一个不大的展示厅,里面放置着很多的苗族民间用品,是吴光珍、田琳燕、杨艳等老师从民间收来的。这里有衣物、纺织机械、斗笠、锅碗等等,有的还达到文物级的藏品了。这些展物不多,但它们仍旧民族的历史传统、文化积淀,是中华民族的血脉和灵魂。这对于只处于童年期的人来说,这层次是否高了点,但我们幼儿园的老师是理性的,她们认为,也有必要给他们讲清楚中华各民族的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

       离开幼儿园时,老师对我们说,她们要在学校开展民族文化进校园活动,需要编排一些节目,请我们为她们提供一点资料,我们同意了。但对于一个不知幼儿教育的我来说,我能做什么呢?我想,我不能再要学生们做一些他们不同意的“花花草草”吧?尽我所能,做点力所能及之事,让孩童们把梦想根植于乡间,根植于偏桥这片土地。

 

施秉县苗学研究会   吴安明(紫 夏)

0一六年九月二十三日于偏大桥古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